春卷里的年味

发布时间:2022-02-01 【字体:

万蕊新
  记忆中,打我懂事起,每逢过年,母亲就有做春卷的习惯。母亲常说,春卷里有春天的味道,吃春卷的时候就意味着冬天快过去了,“卷”来了新的期盼与希冀。那年大年三十,父母乘火车从河源赶到惠州,送来了我最爱吃的春卷。窗外,风笛声响起;值班房里,我与父母一起品尝春卷里的年味。
  “星儿,快把这盘刚炸好的春卷装进保温盒,咱趁热给你爸爸送过去。”母亲用隔热布端着一盘刚炸出来色泽金黄的春卷从厨房走了出来,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扑面而来。
  此时双手沾满面粉的我,望着眼前一个个冒着热气的春卷,开始吞咽口水。我顾不上用筷子夹,直接用手连抓了两块就往嘴里塞。“大馋猫,慢点儿吃,小心别噎住了,快去照照镜子。”母亲忍俊不禁,递了杯温水放在我手中。我咕咚咕咚地大口喝着水,然后看看镜子中的自己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原来,刚刚只顾着贪吃,却不知脸上早已被面粉糊成了大花脸。母亲小心地用毛巾帮我擦干净,母亲的手依旧那么温暖,只是手上的老茧不知何时变得更加厚实了,额前的白发也增添了不少。很久没有这么近距离打量过母亲了,我想对母亲说些什么,却又一时不知从何说起。我用力揉了几下眼睛,赶忙同母亲一道将春卷装进饭盒。
  “星儿,咱再多做一点,你爸爸的工友一定也爱吃。”我一个劲儿地点头应允着。母亲手巧,不一会儿工夫,便利索地做出了一大盘方正的条形春卷,一个个尺寸相同,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我学着母亲的样子做了起来,却远不如母亲做得那般精巧别致。母亲看穿了我的心思,说:“星儿,慢慢来,什么事情多练几回就好了,熟能生巧。”听着母亲的话,我的思绪又飞回了故乡。
  记忆中,打我懂事起,每逢过年,母亲就有做春卷的习惯。母亲常说,春卷里有春天的味道,吃春卷的时候就意味着冬天快过去了,“卷”来了新的期盼与希冀。
  春卷美味可口,制作起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每年帮村里人做春卷,母亲可得花费不少工夫。农历大年三十前夕,天还未亮,母亲早早就挑着水桶去离家不远的井房挑水。她麻利地一手扶着辘轳,一手不紧不慢地放着井绳,一串串清脆的摇水声打破了乡村的静谧。不一会儿,水桶里便装满了清亮甘甜的井水,扁担晃悠在母亲单薄的肩膀上,一阵阵细碎的脚步声唤醒了山林的黎明。母亲说,用山林的井水和面,做出来的春卷皮吃起来会格外清甜。
  春卷皮做法特别讲究,亦是决定春卷成败的关键步骤。然而发好的面团只要经母亲的巧手,总能出落成一张张薄如蝉翼的春卷皮。母亲曾告诉我,和面的过程也有小窍门,得放少许盐,且用温水和面才能让面粉变得更有韧性。
  母亲将面团和好后,先把面擀成春卷皮的圆饼状,紧接着,将面饼均匀地刷上淀粉和油调好的油酥,再依次重复擀皮,放到蒸锅里蒸上少许工夫,晶莹剔透的春卷皮就新鲜出炉了。
  细心的母亲依次将春卷皮摆在撒好面粉的桌面上,冷却到一定温度。母亲说做春卷看似简单,里面可藏着不少学问。太烫的皮容易露馅,太冷的皮又起不了卷儿,等皮温热的时候,才可将事先炒好的花生仁、胡萝卜、鸡蛋花、肉粒等馅儿放入其中,再慢慢卷起来,收口处用淀粉水粘紧后,春卷便可下油锅了。
  当年村里家家户户烧的是柴火,母亲的油温却总能掌控得恰到好处。一个个金黄酥脆的春卷罗列在盘中,宛如艺术品般灼灼发光。回想灶门前的火焰映衬着母亲红彤彤的脸蛋,那抹灿烂的微笑温暖如昨。
  母亲从油锅捞出来的春卷玲珑剔透,酥脆可口,令人唇齿留香。母亲做春卷的手艺在村里出了名,村里人都爱吃母亲做的春卷。大年三十,当村里人一起围坐在小院石桌旁看春晚,品尝着母亲做的春卷时,大家都不住地夸赞母亲的手艺。那时,春卷的香味里流淌着故乡的年味、团圆的幸福、新年的期盼……
  “星儿,咱们该出发了。”母亲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。我手中还捏着未做完的春卷皮,不知何时,母亲早已将打包好的两大饭盒春卷放在了饭桌上。我这才想起要给父亲送春卷的事,赶忙拍着身上的面粉,穿好外套与母亲一道往父亲上班的工区走去。
  父亲上班的地方离家并不远,望着一路的簕杜鹃开得正旺,像极了母亲做春卷时的微笑。我抚摸着手中的保温盒,心中觉得格外温暖。
  当我们走近河源房建工区时,父亲和工友们正从线路上收工回来,见我和母亲来了,他们特别高兴,一张张朴实的脸上挂满了笑容。我心想这已是父亲的第20个春运了,每年春运都是父亲最忙碌的时候。他总爱说,让旅客的回家路温暖、安全、舒适,是他新年里最大的愿望。
  大伙儿一起吃着母亲做的春卷,那熟悉的清香仿佛让我回到了故乡。春卷的芬芳,增添了一份幸福团圆的味道。
  若干年后,当我走上铁路工作岗位,第一次离别家人,春节值守在惠州信号楼时,我身上穿着的工服与当年父亲穿的一模一样,父亲当年的话语回荡耳畔,成为铁路工人的我愈加体会到了那话语的分量。
  那年大年三十,父母乘火车从河源赶到惠州,送来了我最爱吃的春卷。凝望着白发苍苍的父母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窗外,风笛声响起;值班房里,我与父母一起品尝春卷里的年味。
  作为一名铁路信号检修人员的我,见证了铁路日新月异的变化;穿着铁路制服的我,心头有说不尽的骄傲。当我乘高铁将自己和孩子一起做的春卷送到父母身边时,我感受到铁道线上正孕育着春天的生机。
附件:
回到顶部